您好,欢迎光临seo营销公司网站,我们提供seo营销排名推广优化渠道、网络seo营销优化网站。

seo营销公司网站

专注于seo营销公司网站seo营销排名推广优化平台

为什么不要做微商?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8      浏览量:0
我曾接触过不少微商,自己也曾做过一段时间

我曾接触过不少微商,自己也曾做过一段时间。

但这条路却不是那么好走的,就连我们的高举女性独立自主大旗的领头人璐姐,都不是靠做微商翻的身。

1

第一次见璐姐,是在上海的一家高级素食餐厅。

进进出出的人,非富即贵,餐厅是会员制。

什么意思呢?就是如果你不是会员,别说进门消费,都没资格去柜台结账,他们只认人不认钱。

我和李洁先到,在璐姐定好的位置落座后,服务员很有礼貌的端上来两杯水,然后就退到一个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的位置站定。

我感慨高级餐厅的细微服务,这样的距离,一抬手服务员就能过来,但是客人的谈话内容,又绝对不会被旁人听到。

啧啧,阶层~

我想服务员也一定知道,我俩不是这顿饭的金主。这样的地方,会员少而精,每一位都应该刻在服务员的脑子里。

李洁为人很好相处,业务能力也强,所以我们关系一直不错。但是她结婚生子后,突然就做了全职妈妈,说相夫教子是另一种幸福。

像所有有了孩子的妈妈一样,李洁的时间突然就不够用了,偶尔聊天,也是上一句还在寒暄,下一句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一来二去,关系也就淡了。

没有了利益纠葛的关系,就像是没有了防腐剂的食物,会迅速变质。

再次联系,是她主动找的我。

她说要重出江湖,再和我并肩作战。

我心里一阵唏嘘,这才两年,相夫教子就不香了?

其中缘由没多问,谁家还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呢......

但是,她的江湖和我的江湖,不再是一个湖......

李洁做了微商,卖某「知名品牌」护肤品。我对护肤一窍不通,在她的强大攻势下,买了不少产品。

刚开始还跟着她一起按步骤护肤,打卡,但是几天后,我就放弃了,那些繁杂的护肤步骤,真的不适合我这种出差狗。她每次问我使用效果怎么样,我都像对待淘宝卖家一样,默认好评。

也许是觉得我用的太好了吧,她开始推荐我入代理,做副业。动辄十几万的投入,她说的像买白菜一样简单。

我对于这种事情,向来敏感,大学时勤工俭学连一份传单都发不出去的人,做什么生意?

婉拒过几次之后,她突然不再跟我谈生意,而是开始给我讲「璐姐」的故事,还把璐姐的微信推给我,让我好好看看人家的生活,学一学。

璐姐是李洁的老大,她就是听了璐姐的故事,才想重出江湖,再闯下自己的一片天的。

在她的描述里,璐姐是一个靠自己努力,从小白做到年入千万的微商大佬。代购转型,现在手底下有上千个代理,每天什么都不用干,发发朋友圈,晒晒生活就能躺赢。现在是加拿大华人,定居温哥华,偶尔回国参加他们的品牌活动......

我的脑海里,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董明珠那样的商业女强人,精明干练又狠厉。

但,璐姐不是。

璐姐的微信头像,是一个戴着墨镜,身穿白色连衣裙,坐在海边,悠然自得喝咖啡的女人。

在我的概念里,敢穿一身白色衣服的人,都不简单。因为像我这样每天跑东跑西的人,最怕穿白色,真的不耐脏啊~

打开朋友圈,她每天的生活,都透着一种云淡风轻,不食人间烟火气的缥缈感,让人无限遐想。

李洁问我,想不想过璐姐那样的生活,我脱口而出,想!

谁不想?!

加上璐姐没几天,我去上海出差,李洁看到我发的朋友圈,又来找我,说璐姐回国了,正好可以让我见一见。

我心想,这世界真的很小。温哥华到上海,遥远的 9050 公里,璐姐说回来就回来了。

我开始有点怀疑璐姐是否真的定居加拿大,但是出于对她本人的好奇,我还是答应了。

一杯水没喝完,李洁用眼神向我暗示,璐姐来了。

我一回头,看见在服务员的身后,跟着一个女人,姗姗的向我们走来。没顾得上看她的脸,我被她的穿着彻底吸引了。

她穿着一袭中式复古白裙,除了上身的几颗盘扣,和裙摆处的两朵兰花刺绣,再无其他装饰。

一双真丝船鞋小巧又精致,是极素雅的淡绿色,右脚的鞋面上,也绣着一朵兰花。左手挎一只棕色方形编织篮子,几个刺绣布包随意的摆在里面。垂坠感极好的布料,搭配她纤细的腰身,走起路来袅袅的,带着一股仙气。

我生平第一次感慨,天!居然有人可以把菜篮子拿的这么讲究,这么好看!

渐渐地走近,我才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,移到脸上。

区别于现在的网红锥子脸,璐姐的脸型是标准的鹅蛋脸,很自然,很舒服。她淡淡的眉眼含笑,没有太大的表情,东方人的鼻梁多是有点塌的,但是她的鼻梁却很高挺,两片薄唇涂着淡淡的裸色唇釉,和她今天的裸妆相得益彰。

一头黑直发,无烫无染,自然地在头顶分开,披在肩上,在额头的正中央,一点美人尖若隐若现。

璐姐全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,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是,贵!

李洁好像和璐姐很熟悉,一见面就来了个法式贴面礼,她对璐姐的崇拜都写在脸上,那种迷妹式的表情,多少让我有些错愕。

李洁结婚生子前,也是一个很高傲的女孩,不服输,较真,追求完美,怎么才两年,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落座后,璐姐正好坐我对面。

她跟服务员点了点头,服务员便心领神会。没一会,一道道菜就被端上来,布好了,精致又典雅。

高级餐厅还有一个优点,就是会避免点菜这种低效又无趣的环节,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,都提前安排好了。

璐姐用一种很舒服的嗓音对我说:「罗老师,这几道我常吃的小菜,给您接风,尝尝合不合您的口味。」

这句话说得太有水平了,没有叫我罗淼,而是喊我罗老师,充分体现了对我职业的了解,同时又满足了我的虚荣心;

我心里再一次感慨,穿一身白的女人,果然都不简单。

我赶紧回话:「没有没有,您客气了,谢谢您请我吃这么高级的饭。」

听到「高级」两个字,李洁和璐姐都笑了。璐姐抿着嘴对我说:「罗老师很风趣。」

我心想,我哪是风趣哦,我这是大实话,我得码多少字才能吃得起这样一顿草......

接下来就是尴尬的吃饭环节,每盘素食都很精致,同时也都很少......我大大咧咧惯了,吃这样的饭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折磨。

李洁倒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,还时不时的跟璐姐探讨哪道菜好吃。我看着她,突然想起以前合作的时候,我俩对着视频吃泡面的场景,不禁觉得有些好笑。

好不容易挨着吃完了,餐后甜点上来了。整个吃饭环节都很少话的璐姐,开口了。

「罗老师,非常感谢您今天能赏光,我听李洁一直夸赞您。」

李洁在旁边配合的又烘托了我一把。

「同时我也了解到,您比较忙,每年有很多天,都在出差,很辛苦。我也从您这个阶段走过,所以很多感受都是相通的。其实我们人到最后,追求的无非就是一种东西,自由。不论是财务,还是时间,对吗?那您有没有规划过,通过写作这项工作,您需要多久才能实现自由?您从事编辑写作这么多年,肯定身边有很多很好的资源,如果现在不加以利用,资源早晚都是资料,没有任何的经济价值。李洁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,我觉得如果您和她再一次合作,一定会有不俗的成绩。通过线上营销的模式,先解放自己的双脚,再解放自己的双手。确实应该是您这样聪明的女孩子,该做的选择啊。」

一番话,稳准狠,字字打在我的七寸上。

这个看似温柔如水的女人,其实一点都不温柔,她对人心理的把握,拿捏得恰到好处。

那一刻我突然觉得,如果我不和李洁合作,我后面的日子,一定以悲惨收场。

我点头如捣蒜的表示认同,李洁表现得异常开心,她看向璐姐的眼光,更加崇拜了。

一顿饭终于结束,璐姐先行离开,李洁又拉着我说了很多。

脑子有点充血,也有点拗不过面子,我最终入了一个中级代理。几万块钱撒出去,我开始期待着翻身农奴把歌唱。

2

后面的三个月里,李洁除了手把手教我发朋友圈,还带我参加各种培训和游学。在那种充满了金钱氛围和鸡血的环境里,人就像是吃了毒蘑菇一样,每天都晕晕乎乎,在一个臆想的魔幻世界里,看到各种美好在发生。

曾经听一个朋友说,微商培训,治愈一切矫情。

当时我还不能理解,后来却感同身受。